/images/logo.png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两南山读书会

 

贴近经典

启迪智慧

充盈人文

分享快乐

 
  读书报告
当前位置: 首页>>读书会>>读书报告>>正文
 
[读书报告]周书•无逸第十七
2017-06-12 15:24 曹欢荣整理 

周公告诫成王应知稼穑之艰难和小民之疾苦,情真意切。

周公作《无逸》。中人之性好逸豫,故戒以无逸。好,呼报反。

无逸成王即政,恐其逸豫,本以所戒名篇。

[]中人无逸正义曰:上智不肯为非,下愚戒之无益,故中人之性,可上可下,不能勉强,多好逸豫,故周公作书以戒之,使无逸。此虽指戒成王,以为人之大法,成王以圣贤辅之,当在中人以上,其实本性亦中人耳。

成王名篇正义曰:篇之次第,以先后为序,《多士》、《君奭》皆是成王即位之初,知此篇是成王始初即政,周公恐其逸豫,故戒之,使无逸,即以所戒名篇也。

周公曰:“呜呼!君子所(于省吾《新证》:金文“啓”或不从“口‘,与”所“形”而讹。意思是“君子自始就不该安逸)其无(“无”应作“毋”,禁止之词,其义犹切)逸。叹美君子之道,所在念德,其无逸豫。君子且犹然,况王者乎?先知稼穑之艰难,乃逸,则知小人之依。稼穑农夫之艰难,事先知之,乃谋逸豫,则知小人之所依怙。相小人,厥父母勤劳稼穑,厥子乃不知稼穑之艰难,视小人不孝者,其父母躬勤艰难,而子乃不知其劳。相,息亮反。乃逸乃谚。既诞(俞樾《平议》:诞字,《汉石经》作“延”,当从,延,长也,久也),否则(王引之《释词》:《汉石经)“否”作“不”。不则,犹于是也。言长期逸谚,于是轻侮其父母)侮厥父母曰:昔之人,无闻知。’”小人之子既不知父母之劳,乃为逸豫游戏,乃叛谚不恭。已欺诞父母,不欺,则轻侮其父母曰:古老之人无所闻知。”○谚,鱼战反。

[]“周公闻知正义曰:周公叹美君子之道以戒王曰:呜呼!君子之人,所在其无逸豫。君子必先知农人稼穑之艰难,然后乃谋为逸豫,如是则知小人之所依怙也。视彼小人不孝者,其父母勤劳稼穑,其子乃不知稼穑之艰难,乃为逸豫游戏,乃叛谚不恭。既为欺诞父母矣,不欺,则又侮慢其父母曰:昔之人无所闻知。小人与君子如此相反,王宜知其事也。

叹美者乎正义曰:周公意重其事,故叹而为言。郑云:呜呼者,将戒成王,欲求以深感动之。是欲深感成王,故叹美君子之道君子者,言其可以君正上位,子爱下民,有德则称之,不限贵贱。君子之人,念德不怠,故所在念德,其无逸豫也。君子且犹然,而况王者乎,言王者日有万几,弥复不可逸豫。郑云:君子止谓在官长者。所,犹处也。君子处位为政,其无自逸豫也。

稼穑依怙正义曰:民之性命,在於穀食,田作虽苦,不得不为。寒耕热耘,沾体涂足,是稼穑为农夫艰难之事。在上位者,先知稼穑之艰难,乃可谋其逸豫,使家给人足,乃得思虑不劳,是为谋逸豫也。能知稼穑之艰难,则知小人之所依怙,言小人依怙此稼穑之事,不可不勤劳也。上句言君子当无逸,此言乃谋逸豫者,君子之事,劳心与形。盘于游畋,形之逸也;无为而治,心之逸也。君子无形逸而有心逸,既知稼穑之艰难,可以谋心逸也。

视小人其劳正义曰:视小人不孝者,其父母勤苦艰难,劳於稼穑,成於生业,致富以遗之。而其子谓己自然得之,乃不知其父母勤劳。

小人闻知正义曰:上言视小人之身,此言小人之子者,小人谓无知之人,亦是贱者之称,躬为稼穑,是贱者之事,故言小人之子,谓贱者之子,即上所视之小人也。此子既不知父母之劳,谓己自然得富,恃其家富,乃为逸豫游戏,乃为叛谚不恭,已是欺诞父母矣。若不欺诞,则轻侮其父母曰:古老之人无所闻知。言其罪之深也。《论语》曰:由也谚。谚则叛谚,欺诞不恭之貌。训久也,自今而道远久,故为古老之人。《诗》云:召彼故老。

周公曰:“呜呼!我闻曰,昔在殷王中宗,大戊也,殷家中世尊其德,故称宗。严恭寅,畏天命,自度(一读为“严恭寅畏,天命自度。言天命自佑助也)言太戊严恪恭敬,畏天命,用法度。严如字,又鱼检反,注同,马作俨。治民祗惧,不敢荒宁。为政敬身畏惧,不敢荒怠自安。治,直吏反。肆中宗之享国,七十有五年。以敬畏之故,得寿考之福。

[]“周公五年正义曰:既言君子不逸,小人反之,更举前代之王以夭寿为戒。周公曰:呜呼!我所闻曰,昔在殷王中宗,威仪严恪,貌恭心敬,畏天命,用法度,治民敬身畏惧,不敢荒怠自安,故中宗之享有殷国七十有五年。言不逸之故,而得历年长也。

太戊称宗正义曰:中宗,庙号。太戊,王名。商自成汤已后,政教渐衰,至此王而中兴之。王者祖有功,宗有德,殷家中世尊其德,其庙不毁,故称中宗

言太法度正义曰:《祭义》云严威俨恪,故引。郑玄云:恭在貌,敬在心。然则是威,是貌,是心,三者各异,故累言之。

其在高宗,时旧劳于外,爰暨小人。武丁,其父小乙使之久居民间,劳是稼穑,与小人出入同事。作其即位,乃或亮阴,三年不言。武丁起其即王位,则小乙死,乃有信默,三年不言。言孝行著。行,下孟反。其惟不言,言乃雍,不敢荒宁。在丧则其惟不言,丧毕发言,则天下和。亦法中宗,不敢荒怠自安。嘉靖殷邦,至于小大,无时或怨。善谋殷国,至于小大之政,人无是有怨者。言无非。肆高宗之享国,五十有九年。高宗为政,小大无怨,故亦享国永年。

[]“其在九年正义曰:其殷王高宗,父在之时,久劳於外,於时与小人同其事。后为太子,起其即王之位,乃有信默,三年不言。在丧其惟不言,丧毕发言,言得其道,乃天下大和。不敢荒怠自安,善谋殷国,至於小大之政,莫不得所。其时之人,无是有怨恨之者。故高宗之享殷国五十有九年。亦言不逸得长寿也。

武丁其同事正义曰:,久也。在即位之前,而言久劳於外,知是其父小乙使之久居民间,劳是稼穑,与小人出入同为农役,小人之艰难事也。太子使与小人同劳,此乃非常之事,不可以非常怪之。於时盖未为太子也,殷道虽质,不可既为太子,更得与小人杂居也。

武丁起行著正义曰:以上言久劳於外,为父在时事,故言起其即王位,则小乙死也。,信也。,默也。三年不言,以旧无功,而今有,故言。乃有说此事者,言其孝行著也。《礼记·丧服四制》引《书》云:“‘高宗谅暗,三年不言。善之也。王者莫不行此礼,何以独善之也?曰,高宗者,武丁。武丁者,殷之贤王也。继世即位,而慈良於丧。当此之时,殷衰而复兴,礼废而复起,故载之於《书》中而高之,故谓之高宗。三年之丧,君不言也,是说此经不言之意也。

在丧自安正义曰:郑玄云:其不言之时,时有所言,则群臣皆和谐。郑玄意谓此言乃雍者,在三年之内,时有所言也。孔意则为出言在三年之外,故云在丧其惟不言,丧毕发言,则天下大和。知者,《说命》云:王宅忧,亮阴三祀。既免丧,其惟不言。除丧犹尚不言,在丧必无言矣,故知丧毕乃发言也。高宗不敢荒宁,与中宗正同,故云亦法中宗,不敢荒怠自安。殷家之王,皆是明王,所为善事,计应略同,但古文辞有差异,传因其文同,故言法中宗也。

善谋无非正义曰:《释诂》云:嘉,善也。靖,谋也。”“善谋殷国,谋为政教,故至於小大之政,皆允人意。人无是有怨高宗者,言其政无非也。郑云:小大谓万人,上及群臣言。人臣小大皆无怨王也。

其在祖甲,不义惟王,旧为小人。汤孙太甲,为王不义,久为小人之行,伊尹放之桐。作其即位,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鳏寡。在桐三年,思集用光,起就王位,於是知小人之所依。依仁政,故能安顺於众民,不敢侮慢惸独。惸,求营反,字又作{艹冗}肆祖甲之享国,三十有三年。太甲亦以知小人之依,故得久年。此以德优劣、立年多少为先后,故祖甲在下。殷家亦祖其功,故称祖。

[]“其在三年正义曰:其在殷王祖甲,初遭祖丧,所言行不义。惟亦为王,久为小人之行,伊尹废诸桐。起其即王之位,於是知小人之所依。依於仁政,乃能安顺於众民,不敢侮鳏寡惸独,故祖甲之享有殷国三十有三年。亦言不逸得长寿也。

汤孙之桐正义曰:以文在高宗之下,世次颠倒,故特辨之,此祖甲是汤孙太甲也。为王不义,谓汤初崩。久为小人之行,故伊尹放之於桐,言其废而复兴,为下作其即位起本也。王肃亦以祖甲为太甲。郑玄云:祖甲,武丁子帝甲也。有兄祖庚贤,武丁欲废兄立弟,祖甲以此为不义,逃於人间,故云久为小人。案《殷本纪》云:武丁崩,子祖庚立。祖庚崩,弟祖甲立,是为帝甲,淫乱,殷道复衰。《国语》说殷事云:帝甲乱之,七代而殒。则帝甲是淫乱之主,起亡殷之源,宁当与二宗齐名,举之以戒无逸?武丁贤王,祖庚复贤,以武丁之明,无容废长立少。祖庚之贤,谁所传说?武丁废子,事出何书?妄造此语,是负武丁而诬祖甲也。

在桐惸独正义曰:在桐三年,《太甲》序文。思集用光,《诗·大雅》文。彼,和也。彼郑言,公刘之迁豳,思在和其民人,用光大其道。此传之意,盖言太甲之在桐也,思得安集其身,用光显王政,故起即王位,於是知小人之依。依於仁政,故能施行政教,安顺於众民,不敢侮慢。惸独鳏寡之类,尤可怜愍,故特言之。

太甲称祖正义曰:传於中宗云以敬畏之故,得寿考之福高宗之为政,小大无怨,故亦享国永年,於此云太甲,亦以知小人之依,故得久年。各顺其文而为之说,其言行善而得长寿,经意三王同也。以其世次颠倒,故解之云,此以德优劣、立年多少为先后,故祖甲在太戊、武丁之下。诸书皆言太甲,此言祖甲者,殷家亦祖其功,故称之祖甲。与二宗为类,惟见此篇,必言祖其功,亦未知其然。殷之先君有祖乙、祖辛、祖丁,称祖多矣,或可号之为祖,未必祖其功而存其庙也。

自时厥后立王,生则逸。从是三王,各承其后而立者,生则逸豫无度。生则逸,不知稼穑之艰难,言与小人之子同其敝。不闻小人之劳,惟耽乐之从。过乐谓之耽。惟乐之从,言荒淫。耽,丁南反,注下同。乐音洛,注下同。自时厥后,亦罔或克寿。以耽乐之故,从是其后,亦无有能寿考。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三年。高者十年,下者三年,言逸乐之损寿。

以上周公用殷代明君为例,告诫成王,尤其要懂得和重视下民之疾苦,稼穑之艰难。

[]“自时三年正义曰:从是三王其后所立之王,生则逸豫,不知稼穑之艰难,不闻小人之劳苦,惟耽乐之事则从而为之。故从是其后诸王,无有能寿考者。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四三年。言逸乐之损寿,故举以戒成王也。

周公曰:“呜呼!厥亦惟我周太王、王季,克自抑畏。太王,周公曾祖。王季即祖。言皆能以义自抑,长敬天命。将说文王,故本其父祖。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一说,康工者,谓平易道路之事。田工者,谓服田力穑之事)文王节俭,卑其衣服,以就其安人之功,以就田功,以知稼穑之艰难。卑如字,马本作俾,使也。徽柔懿恭,怀保小民,惠鲜鳏寡。以美道和民,故民怀之。以美政恭民,故民安之。又加惠鲜乏鳏寡之人。鲜,息浅反,注同。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遑,暇,叠文重义。故“暇”,“假”通,故“假日”即“暇日”)食,用咸和万民。从朝至日昳不暇食,思虑政事,用皆和万民。昃音侧,本亦作仄。昳,田节反。文王不敢盘于游田,以庶邦惟正之供。文王不敢乐於游逸田猎,以众国所取法则,当以正道供待之故。供音恭。文王受命惟中身,厥享国五十年。文王九十七而终。中身,即位时年四十七。言中身,举全数。

[]“周公十年正义曰:殷之三王既如此矣,周公又言曰:呜呼!其惟我周家大王、王季,能以义自抑而畏敬天命,故王迹从此起也。文王又卑薄衣服,以就其安人之功与治田之功。以美道柔和其民,以美政恭待其民,以此民归之。以美政恭民之故,故小民安之,又加恩惠於鲜乏鳏寡之人。其行之也,自朝旦至于日中及昃,尚不遑暇食,用善政以谐和万民故也。文王专心於政,不敢逸乐於游戏畋猎,以己为众国所取法,惟当正身行己以供待之。由是文王受命,嗣位为君,惟於中身受之,其享国五十年,亦以不逸得长寿也。

大王父祖正义曰:大王,周公曾祖。王季即祖也,此乃经传明文,而须详言之者,此二王之下辞无所结,陈此不为无逸,周公将说文王,故本其父祖,是以传详言也。解其言此之意。以义自抑者,言其非无此心,以义自抑而不为耳。

文王艰难正义曰:文王卑其衣服,以就安人之功,言俭於身而厚於人也。立君所以牧人,安人之功,诸有美政皆是也。就安人之内,田功最急,故特云田功,以示知稼穑之艰难也。

以美之人正义曰:皆训为美,徽柔懿恭,此是施人之事,以匆厌恭怀安小民,故传分而配之。徽柔怀以美道和民,故民怀之懿恭以美政恭民,故民安之徽懿言其美而已,不知何所美也。人君施於民,惟有道与政耳,故传以美道美政言之,政与道亦互相通也。少乏鳏寡尢是可怜,故别言加惠於鲜乏鳏寡之人也。

从朝万民正义曰:昭五年《左传》云:日上其中,食日为二,旦日为三。则人之常食在日中之前,谓辰时也。《易·丰卦》彖曰:日中则昃。谓过中而斜昃也。亦名,言日蹉跌而下,谓未时也。故日之十位,食时为辰,日昳为未。言文王勤於政事,从朝不食,或至於日中,或至於日昃,犹不暇食。故经并言之。传举晚时,故惟言也,重言之者,古人自有复语,犹云艰难也。所以不暇食者,为思虑政事,用皆和万民。政事虽多,皆是为民,故言训皆也。

文王之故正义曰:《释诂》云:盘,乐也。”“谓游逸,谓畋猎,二者不同,故并云游逸田猎。以众国皆於文王所取其法则,文王当以正义供待之故也。言文王思为政道以待众国,故不敢乐於游田。文王世为西伯,故当为众国所取法则。礼有田猎而不敢者,顺时蒐狩,不为取乐,故不敢非时畋猎以为乐耳。

文王全数正义曰:文王年九十七而终,《礼记·文王世子》文也。於九十七内减享国五十年,是未立之前有四十七。在《礼》诸侯逾年即位,此据代父之年,故为即位时年四十七也。计九十七年半折以为中身,则四十七时於身非中,言中身者,举全数而称之也。经言受命者,郑玄云受殷王嗣位之命。然殷之末世,政教已衰,诸侯嗣位何必皆待王命?受先君之命亦可也。王肃云:文王受命,嗣位为君。不言受王命也。

周公曰:“呜呼!继自今嗣王,继从今已往嗣世之王,皆戒之。则其无淫于观、于逸、于游、于田,以万民惟正之供。所以无敢过於观游逸豫田猎者,用万民当惟正身以供待之故。无皇曰:今日耽乐。乃非民攸训,非天攸若,时人丕则有愆。无敢自暇曰:惟今日乐,后日止。夫耽乐者,乃非所以教民,非所以顺天,是人则大有过矣。愆,起虔反。夫音扶。无若殷王受之迷乱,酗于酒德哉!以酒为凶谓之酗。言纣心迷政乱,以酗酒为德。戒嗣王无如之。酗,况付反。

[]“周公德哉正义曰:周公又言而叹曰:呜呼!继此后世自今以后嗣位之王,则其无得过於观望,过於逸豫,过於游戏,过於田猎。所以不得然者,以万民听王者之教命,王当正己身以供待万民,必当早夜恪勤,无敢自闲暇。曰:今日且乐,后日乃止。此为耽乐者,非民之所以教训也,非天之所以敬顺也。若是之人,则有大愆过矣。王当自勤政事,莫如殷王受之述乱国政,酗蒏於酒德哉!殷纣藉酒为凶,以酒为德,由是丧亡殷国,王当以纣为戒,无得如之。

继从戒之正义曰:先言者,谓继此后人,即从今以后嗣世之王也。周公思及长远后王,尽皆戒之,非独成王也。

所以之故正义曰:传意训为过,郑玄云:淫,放恣也。”“者侵淫不止,其言虽殊,皆是过之义也。言为非时而行,违礼观物,如《春秋》隐公如棠观鱼,庄公如齐观社。《穀梁传》曰:常事曰视,非常曰观。此言无淫于观,禁其非常观也。谓逸豫,谓游荡,谓田猎,四者皆异,故每事言训用也,用万民皆听王命,王者惟当正身待之,故不得淫於观逸游田也。

无敢过矣正义曰:无敢自暇,谓事不宽不暇,而以为原王之意而为辞,故言曰:耽以为乐,惟今日乐,而后日止。惟言今日乐,明知后日止也。夫耽乐者,乃非所以教民,教民当恪勤也;非所以顺天,顺天当肃恭也。是此耽乐之人,则大有愆过矣。戒王不得如此也。

以酒如之正义曰:从酉,以凶为声,是为凶酒之名,故以酒为凶谓之酗是饮酒而益凶也。言纣心迷乱,以酗酒为德,饮酒为政,心以凶酒为己德,纣以此亡殷。戒嗣王无如之。

周公曰:“呜呼!我闻曰,古之人,犹胥训告,胥保惠,胥教诲,叹古之君臣,虽君明臣良,犹相道告,相安顺,相教诲以义方。民无或胥诪张为幻。诪张,诳也。君臣以道相正,故下民无有相欺诳幻惑也。幻音患。诳,九况反。此厥不听,人乃训之,乃变乱先王之正刑,至于小大此其不听中正之君,人乃教之以非法,乃变乱先王之正法,至于小大,无不变乱。言己有以致之。民否则厥心违怨,否则厥口诅祝。以君变乱正法,故民否则其心违怨,否则其口诅祝。言皆患其上。诅,侧助反。祝,之又反。

[]“周公诅祝正义曰:周公言而叹曰:我闻人之言曰,古人之虽君明臣良,犹尚相训告以善道,相安顺以美政,相教诲以义方。君臣相正如此,故於时之民顺从上教,无有相诳欺为幻惑者。此其不听中正之君,人乃教训之以非法之事,乃从其言,变乱先王之正法,至於小大之事,无不皆变乱之。君既变乱如此,其时之民疾苦,否则其心违上怨上,否则其口诅祝之。言人患之无已,举此以戒成王,使之君臣相与养下民也。

叹古义方正义曰:此章二事,善恶相反。下句不听人者,是愚暗之君,知此言古之人者,是贤明之君。是两人相与,故知兼有臣良,更相教告。隐三年《左传》石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故知相教诲者,使相教诲以义方也。则知相训告者,告之以善道也;相保惠者,相安顺以美政也。

诪张惑也正义曰:诪张,诳也,《释训》文。孙炎曰:眩惑诳欺人也。民之从上,若影之随形,君臣以道相正,故下民无有相欺诳幻惑者。即眩也,惑乱之名,《汉书》称西域有幻人是也。

此其致之正义曰:上言善事,此说恶事。如此其不听者,是不听中正之君也。既不听中正,则好听邪佞,知此乃训之者,是邪佞之人训之也。邪佞之人必反正道,故言人乃教之以非法。暗君即受用之,变乱先王之正法。至於小大,无不变乱,言皆变乱正法尽也。暗君所任同己,由已之暗,致此佞人,言此暗君已身有以致之也。上君明臣良,由君明而有良臣,亦是己有致。上之言,此不言者,君在佞臣,国亡灭矣,不待相教为恶,故不言也。

以君其土正义曰:君既变乱正法,必将困苦下民。民不堪命,忿恨必起,故民忿君乃有二事,否则心违怨,否则口诅祝,言皆患土而为此也。违怨,谓违其命而怨其身。诅祝,谓告神明令加殃咎也。以言告神谓之,请神加殃谓之。襄十七年《左传》曰:宋国区区,而有诅有祝。《诗》曰:侯诅侯祝。意小异耳。

周公曰:“呜呼!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兹四人迪哲。言此四人皆蹈智明德以临下。厥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则皇自敬德,其有告之,言小人怨詈汝者,则大自敬德,增修善政。詈,力智反。厥愆,曰:朕之愆。允若时不啻不敢含怒。其人有祸,则曰:我过,百姓有过,在予一人。信如是怨詈,则四王不啻不敢含怒以罪之。言常和悦。

[]“周公含怒正义曰:既言明君暗君,善恶相反,更述二者之行。周公言而叹曰:呜呼!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此四人者,皆蹈明智之道以临下民。其有告之曰:小人怨恨汝,骂詈汝。既闻此言,则大自敬德,更增修善政。其民有过,则曰:是我之过。民信有如是怨詈,则不啻不敢含怒以罪彼人,乃欲得数闻此言以自改悔。言宽弘之若是。

其有善政正义曰:《释诂》云:皇,大也。故传言,大自敬德者,谓增修善政也。郑玄以为暇,言宽暇自敬。王肃本,况滋益用敬德也。

其人和悦正义曰:或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其言有虚有实。其言若虚,则民之愆也。民有愆过,则曰我过,不责彼为虚言,而引过归己者,汤所云百姓有过,在予一人。故若信有如是怨詈,小人闻之,则含怒以罪彼人。此四王即不啻不敢含怒以罪彼人,乃自原闻其愆言,其颜色常和悦也。郑玄云:不但不敢含怒,乃欲屡闻之,以知己政得失之源也。

此厥不听,人乃或诪张为幻,曰:‘小人怨汝詈汝。’则信之。此其不听中正之君,有人诳惑之,言小人怨憾诅詈汝,则信受之。憾,胡暗反。则若时,不永念厥辟,不宽绰厥心,则如是信谗者,不长念其为君之道,不宽缓其心。言含怒。乱罚无罪,杀无辜,怨有同,是丛于厥身。信谗含怒,罚杀无罪,则天下同怨雠之,丛聚於其身。丛,才公反。

[]“此厥厥身正义曰:此其不听中正之人,乃有欺诳为幻惑以告之曰:小人怨汝詈汝。不原其本情,则信受之。则知是信谗者,不长念其为君之道,不审虚实,不能宽缓其心,而径即含怒於人。是乱其正法,罚无罪,杀无辜。罚杀欲以止怨,乃令人怨益甚,天下之民有同怨君,令怨恶聚於其身。言褊急使民之怨若是,教成王勿学此也。

则如含怒正义曰:君人者察狱必审其虚实,然后加罪。不长念其为君之道,谓不审察虚实也。不宽缓其心,言径即含怒也。王肃读为辟,扶亦反,不长念其刑辟,不当加无罪也。

周公曰:“呜呼!嗣王其监于兹。”视此乱罚之祸以为戒。

 

关闭窗口
 
 
庐山文化研究中心网站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联系电话:0792831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