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logo.png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两南山读书会

 

贴近经典

启迪智慧

充盈人文

分享快乐

 
  读书报告
当前位置: 首页>>读书会>>读书报告>>正文
 
[读书报告]周书 梓材第十三
2017-05-27 15:40 曹欢荣根据会读讨论整理 

周书·梓材第十三

按:此篇继《康诰》和《酒告》之后,开头呼“封”,似继续教导“封”,然就内容来说,前半部分还可以说是周公教导康叔,后半部则是臣对君讲的话,前后不一致。《蔡传》指出是断烂简编所拼凑。

另外,后半部分“今王惟曰”一下,按照孔传断句,似很费解。参照顾颉刚的句读,于义更为顺畅。

梓材告康叔以为政之道,亦如梓人治材。梓音子,本亦作杼,马云:古作梓字。治木器曰梓,治土器曰陶,治金器曰冶。

[]告康治材正义曰:此取下言若作梓材,既勤朴斫,故云为政之道,如梓人治材。此古字,今文作,木名,木之善者,治之宜精,因以为木之工匠之名。下有稽田作室,乃言梓材,三种独用梓材者,虽三者同喻,田在於外,室总於家,犹非指事之器,故取梓材以为功也。因戒德刑与酒事终,言治人似治器而结之故也。

王曰:“封,以厥庶民暨厥臣达大家,言当用其众人之贤者与其小臣之良者,以通达卿大夫及都家之政於国。暨,其器反。以厥臣达王,惟邦君。汝当信用其臣以通王教於民。言通民事於国,通王教於民,惟乃国君之道。(按:邦君指封,“达”,通达也。民、臣、大家、国君、王之间于国事能通达。能够做到这样通达,关键在于邦君。也就是在教导“封”的位置的重要性)。汝若恒,越曰:我有师师。汝惟君道使顺常,於是曰:我有典常之师可师法。(《孙疏》以第一个师为“众”,第二个师为“长”,指较高级的众官员。与孔传异)司徒、司马、司空、尹、旅曰:予罔厉杀人。言国之三卿、正官众大夫皆顺典常,而曰:我无厉虐杀人之事。如此则善矣。亦厥君先敬劳,肆徂厥敬劳。亦其为君之道,当先敬劳民,故汝往治民,必敬劳来之。劳,力报反,下同。来,力代反。肆往奸宄、杀人、历人宥。以民当敬劳之故,汝往之国,又当详察奸宄之人及杀人贼,所过历之人,有所宽宥,亦所以敬劳之。宄音轨。肆亦见厥君事,戕败人宥。听讼折狱,当务从宽恕,故往治民,亦当见其为君之事,察民以过误残败人者,当宽宥之。见如字,徐贤遍反。戕败,徐在羊反,又七良反,马云:残也。折,之舌反。(按:此段大意,谓君敬劳则诸臣亦敬劳,君宥有罪则诸臣亦宥有罪,以戒康叔之谨慎率下也)

[]“王曰人宥正义曰:王曰:封,汝为政,当用其众人之贤者与其小臣之良者,以通达卿大夫及都家等大家之政於国,然后汝当信用其臣以通达王教於民,惟乃可为国君之道。汝为君道,故当使上下顺常,於是曰:我有典常之师可师法。是君之顺典常也。其下司徒、司马、司空国之三卿,及正官众大夫亦皆顺典常,而曰:我无虐厉杀人之事。是使臣之顺常也。如此君臣皆能顺常,则为善矣。为君之道,非但顺常,亦须敬劳之。故云亦其为君之道,当先敬心以爱劳民。故汝往治民,必敬劳之。又以民须敬劳之故,汝往之国,详察其奸宄及杀人之人,二者所过历之人,原情不知,有所宽宥。以断狱务从宽,故汝往治亦当见其为君之事,而民有过误残败人者,当宽宥之,此亦为敬劳之也。

言当於国正义曰:,用也。,与也。言,通厥臣可用,明此皆贤与良也。厥臣文在大家之上,故知小臣也。言用之者,既用其言以为政,又用其人以为辅,本之得大家所用统之,即君所遣也。以大夫称家,对士庶有家而非大,故云大家,卿大夫在朝者。都家亦卿大夫所得邑也,又公邑而大夫所治亦是也。用此以行政令,上达於国,使人君知之也。即是庶人升为士,又用庶人进在官者,小臣亦得进等而用之。《周礼》有都家之官,郑云:都谓王子弟所封及公卿所食邑,家谓大夫所食采地。传以大家言之,总包大臣,故言卿大夫及都家之政。卿大夫之政谓在朝所掌者,都家之政谓采邑所有政事,二者并当通达之於国,故连言之。

汝当之道正义曰:言汝当信用臣,即信用卿大夫及都家,自然大家也。传用小臣与庶人,故得通王教於民也。人君上承於王,下治民事,故交通其政,惟乃国君之道而已。郑以於邑言达大家,於国言达王与邦君,王为二王之后,即乱名实也。

汝惟师法正义曰:即上民事王教通於国人,是顺常也,故总上惟邦君,言汝惟君道使顺常也。典常可师即顺常也。

言国善矣正义曰:此连上蒙若恒之文,故云国之三卿、正官众大夫皆顺典常也。不言,从可知也。此曰予罔厉杀人,所谓令康叔之语,但在臣下,宜为此也。以上令下行,行之在臣,故云我无厉虐杀人之事,互明君及臣皆师法而无虐。

亦其来之正义曰:亦其为君之道者,为邦君之道,非直顺常,亦须敬劳,故往必敬劳,即《论语》云先之,劳之是也。

以民劳之正义曰:上文无罪敬劳,此惟就有罪者原情免宥,亦敬劳也。其实奸宄不杀人者,杀人亦是奸宄,但重言而别其文。奸宄及杀人,二者并是贼害,自当合罪,不可宽宥。其所过历之人,情所不知,故详察宽宥,以为敬劳之。

听讼宥之正义曰:以君者立於无过之地,使物不失其所,故宥罪原情,当见其为君之事,与上厥君始终相承。於上言肆往,此亦以罪事往可知也。言,明情亦可原,故知过误残败人也。

王启监,厥乱为民。言王者开置监官,其治为民,不可不勉。监,工暂反,刘工衔反,下同。为,于伪反,注同。治,直吏反。(按:于省吾《新证》:“乱”乃“治”之讹。因为金文的治和乱写法很相似。以往训“乱”为治,非也)曰:无胥戕,无胥虐,至于敬寡(按:段玉裁认为“敬”应为“矜”,而“矜”亦作“鳏”),至于属妇,合由以容。当教民无得相残伤,相虐杀,至於敬养寡弱,至於存恤妾妇,和合其教,用大道以容之,无令见冤枉。属妇,上音蜀,妾之事妻也。令,力呈反,篇末同。冤,纡元反,一本作以冤。王其效邦君,越御事,厥命曷以。王者其效实国君,及於御治事者,知其教命所施何用,不可不勤。(按:王先谦《参正》:《广雅·释言》云:效,考也,言王者之考察邦君及于治事之臣,其命令用何者为先乎?这比孔传中解释为“效实”更好理解)引养引恬,自古王若兹监,罔攸辟(按:辟为刑之一种,代言“刑”。所谓“无攸辟”,即是“刑期于无刑”的意思)能长养民,长安民,用古王道如此,监无所复罪,当务之。恬,田廉反。辟,扶亦反。

[]“王启攸辟正义曰:周公云:所以敬劳者,以王者开置监官,其治主为於民故也。以此当教民曰:无得相残伤,无得相虐杀,而为重害也。何但不可为重害,民之相於,当至於敬养寡弱,至於存恤属妇,合和其教,用大道以相容,无使至冤枉。所以如此者,以王者其当效实国君,及於御治事者,惟须知其教命所施何用,知其善恶,故不可不勤也。所效实若能长养民,长安民,用古昔明王之,道而治之如此为监,无所复罪,汝当务之。

当教冤枉正义曰:以言,故知当教民也。谓不死,,甚则杀,故二文也。经言属妇,传言妾妇者,以妾属於人,故名属妇。此经属妇寡弱为例,则非关嫡妇也。何者?妻子是家中之贵者,不至冤枉故也。

王者不勤正义曰:以君臣共国事,故并效御治事,而知其所施,则下不得为非,即是王使存省侯伯监治是也,故不可不勤。

“惟曰,若稽田,既勤敷菑,惟其陈修,为厥疆畎。言为君监民,惟若农夫之考田,已劳力布发之,惟其陈列修治,为其疆畔畎垄,然后功成。以喻教化。菑,侧其反。畎,工犬反。若作室家,既勤垣墉,惟其涂塈茨。如人为室,家已勤立垣墙,惟其当涂既茨盖之。垣音袁。墉音庸,马云:卑曰垣,高曰庸。塈,徐许既反,《说文》云:仰涂也。《广雅》云:涂也。马云:垩色。一音故爱反。茨,徐在私反。若作梓材,既勤朴斫,惟其涂丹雘。为政之术,如梓人治材为器,已劳力朴治斫削,惟其当涂以漆丹以朱而后成。以言教化亦须礼义然后治朴,普角反,马云:未成器也。斫,丁角反。雘,枉略反,徐乌郭反。马云:善丹也。《说文》云:读与霍同也。又一郭反,《字林》音同。

[]“惟曰丹雘正义曰:既言王者所以效实国君为政之事,故此言国君为政之喻惟为监之事。曰:若农人之考田也,已劳力遍布菑而耕发其田,又须为其陈列修治,为疆畔畎垄,以至收获然后功成。又若人为室家,已勤力立其垣墉,又当惟其涂而暨饰茨盖之,功乃成也。又若梓人治材为器,已劳力朴治斫削其材,惟其当涂而丹漆以朱雘乃后成。以喻人君为政之道,亦劳心施政,除民之疾,又当惟其饰以礼义,使之行善然后治。

为政后治正义曰:此三者事别而喻同也。先远而类疏者,乃渐渐以事近而切者次之。皆言既勤於初,乃言修治於未,明为政孜孜,因前基而修,使善垣墉故也。皆详而复言之,室器皆云其事终,而考田止言疆畎,不云刈获者,田以一种,但陈修终至收成,故开其初,与下二文互也。二文皆言,即古字,明其终而涂饰之。其室言涂暨亦涂也,总是以物涂之。谓盖覆也。器言涂丹雘皆饰物之名,谓涂雘以朱雘。是彩色之名,有青色者,有朱色者,故郑玄引《山海经》云:青丘之山,多有青雘。此经知是者,与连文故也。

今王惟曰,先王既勤用明德,怀为夹,言文武已勤用明德,怀远为近,汝治国当法之。夹音协,近也。(按:孙怡让《骈枝》:“怀”应属上句,“德怀”即“怀德”,言先王勤用明德怀来邦国)庶邦享,作兄弟,方来,亦既用明德。(此句顾颉刚读为“王惟曰,先王既勤用明德,怀为夹庶邦享作,兄弟方来,亦既用明德”)。众国朝享於王,又亲仁善邻为兄弟之国,方方皆来宾服,亦已奉用先王之明德。朝,直遥反。后式典集(按:于省吾《新证》:按“后”乃“司”之反文,语词。“典”,常也;“集”,就也。用常德就成功的意思),庶邦丕享。君天下能用常法,则和集众国,大来朝享。

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大天已付周家治中国民矣,能远拓其界壤,则於先王之道遂大。付如字,马本作附。拓音托。王惟德用,和怿先后(按:朱骏声《便读》:先知迷民,谓化纣之恶,酒酣身者也。后之迷民,谓助武庚乱者也)迷民,用怿先王受命。(按:顾颉刚读为: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王惟德用,和怿先后迷民,用怿先王受命)今王惟用德,和悦先后天下迷愚之民。先后谓教训,所以悦先王受命之义。怿音亦,字又作斁,下同。先,悉荐反,注同。已,若兹监,惟曰欲至于万年惟王为监所行已如此所陈法,则我周家惟欲使至於万年承奉王室。监,古陷反。为,于威反。子子孙孙永保民。又欲令其子孙累世长居国以安民。(按:顾颉刚读为:已,若兹监,惟曰:欲至于万年,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

[]“今王保民正义曰:此戒康叔已满三篇,其事将终,须有总结,因其政术言法於明王,上下相承,资以成治,故称今者王命惟告汝曰:先王文武在於前世,以自勤用明德,招怀远人,使来以为亲近也。以明德怀柔之故,众国朝享於王,又相亲善为兄弟之国,万方皆来宾服,亦已化上奉用先王之明德矣。是先王有明德,下亦行明德,以从之而可法也。先王既然,凡为君以君天下者,亦如先王用常法,则和集众国,使之大来朝享,亦须同先王用明德也。君天下者当如此,今大天已付周家治九州之中国民矣。周家之王,若能为政用明德以怀万国,远拓其疆界土壤,则先王之道遂更光大。以此今王须大先王之政,惟明德之大道而用之,以此和悦而先后其天下迷愚之民,使之政治用此,所以悦先王受命使之遂大之义故也。是明德不可不务,故我周王今亦行之。汝为人臣,可以不法乎?当法王家勤用明德治国也。汝若能法我王家而用明德,是为善不可加。因叹云:已乎!如此为监,则我周家惟曰,欲汝至於万年,惟以承奉王室,今其子子孙孙累世长居国以安民。

言文法之正义曰:言先王,知谓文武也。者,是人左右而夹之,故言近也。

众国明德正义曰:施於王,而兄弟为相於之辞,明彼此皆和协。亲仁善邻,《左传》文。以先王用明德,於下之所行,今亦奉用,为亦先王耳。

大天遂大正义曰:,遂也,申遂故为大。,远也,使天下宾服,故远柘界壤以益先王,故为遂大也。

今王之义正义曰:言用德,亦是明德也。先后若《诗》云予曰有先后,谓於民心先未悟,而启之已悟,於后化成之,故谓教训也。先王本欲子孙成其事,今化天下使善,是悦先王受命。其和悦先王即远拓疆土,悦其受命即遂大也。

 

关闭窗口
 
 
庐山文化研究中心网站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联系电话:0792831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