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logo.png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部门通知
尚无内容。
 
  视频资料
当前位置: 首页>>中心教学>>视频资料>>正文
 
庐山:人文圣山(八)壮士
2014-02-25 10:43  

庐山:人文圣山(八):壮士

第八集解说词
壮 士
撰文/吴葆俭 于鹏 田岷 刘俊宇 樊小飞  


大人物云集庐山
  这个故事要从1937年的初夏讲起。那一年的夏天,庐山虽然仍旧清风徐徐,但空气里却弥漫着不安与躁动。6月18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抵达庐山;6月28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抵达庐山;7月3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主席汪精卫抵达庐山;7月4日军政部长何应钦、西安行营主任顾祝同联袂抵达庐山;7月12日,国家经济委员会常委宋子文抵达庐山,此外,蔡元培、胡适等社会知名学者也陆续抵达庐山……短短的一个月里,几乎当时中国所有的大人物都云集庐山。当然,能把他们聚齐的只能是一个更大的人物。
  对于蒋介石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充满烦恼和危机的夏天。6月初,他同中共代表周恩来在这幢别墅里进行了一周的谈判,蒋试图通过成立国民革命同盟会来消化掉红军武装,但显然,延安方面早就洞悉了他的意图。更糟糕的是,几天前日本人竟然炮轰宛平,他心存的最后一丝幻想在隆隆炮声中变得越发渺茫。

  等待最后的抉择
  与国民政府的犹豫不决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中国共产党一直以来就极力倡导“统一战线”的建立,并为此不懈地争取。早在1937年6月4日,周恩来就登上庐山,面见蒋介石,并提交了建立统一战线的草案,但蒋介石却置之不理,反而要求收编红军武装,又公开提出“请毛先生、朱先生出洋”,使谈判陷于僵局。此时,这位国民政府头号人物却把自己的心思深藏在庐山的云雾之中,飘忽不定,莫测难辨。
  1937年7月7日,日本驻军向宛平城内的中国守军突然进攻,史称“七七事变”。翌日,中国共产党通电全国号召团结抗日,同一天,守卫平津的29军军长宋哲元也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固守勿退”。   北平上空骤起的炮声却驱散了千里之外、徘徊在匡庐之巅的层层云雾。出乎蒋介石的意料,那些平日里派系不和,明争暗斗的军政要人们此时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统一和坚决,抗战的热情横扫整个庐山。对于国民政府的迟疑不决,已经有人愤愤地讥讽道:“一叶荣枯视天下,此山不语看中原。”       7月13日,中共代表周恩来、秦邦宪、林伯渠又一次登上庐山。周恩来将亲自起草的《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交给了蒋介石。为了尽快促成“一致抗日”的局面,延安方面对于蒋介石一系列的苛刻条件,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共产党这种无私和真诚的气度也感染到包括宋美龄在内的很多人,现在,名人谈话会召开在即,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蒋介石,等待他做出最后的抉择。

  发表《庐山声明》
  今天的庐山抗战纪念馆就是当年召开名人谈话会的庐山图书馆。这间屋子里忠实复原了当年谈话会的会场。1937年的7月17日,超过了160位军政要员、社会贤达聚齐在这间屋子里。就在几个小时前,日本国五相会议刚刚做出决定,增派40万军队入华。在这个最后关头,蒋介石终于被迫放弃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避无可避的被推到了历史的前台,他发表了令全世界瞩目的《庐山声明》:   ——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公元前36年,大将陈汤凯歌还朝,留下了千古豪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1900年后,强敌来犯,这个民族几近冰封的热血再一次喷薄涌动,伟大的中华民族全面抗战就在这座诗人辈出、隐者登临的庐山之巅吹响了号角!第二次国共合作,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建立,也由这里迈出了伟大的一步!

  神州狼烟四起
  7月里,是庐山一年中开始热闹的时候。四面八方的人们涌来,山上山下所有的景点和旅社几乎都是爆满。奇峰怪石、清泉流瀑、古树新花……也都在这时一齐呈现出来,争着向世人炫耀它们的曼妙风姿,莽莽群山处处飘扬着生命的喜悦。
  然而,就在72年前,一个同样的7月里,依旧暖阳照耀的山岭间,却是出奇的静默,生命隐匿在其中,憧憬着继续生存,或者有尊严的死去……
  此时,距蒋介石在庐山发表抗战声明仅仅过去一年的时光。侵华日军的脚步声惊醒了紫禁城内的宁静,平津失陷,华北告急;随后,“八一三淞沪会战”18万中国军魂血祭黄浦江;岁末,日军占领南京开始屠城,国民政府迁都武汉……苍茫神州狼烟四起,大江南北处处飘荡着慷慨悲歌……
  九江,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1938年7月26日,侵华日军第十一军在司令冈村宁次的率领下攻占了江防重镇九江。按照原订部署,他们应该逼近武汉,但现在,计划却难以继续,因为一座大山挡在了他们面前。

  祭拜岳母墓
  庐山,一山飞峙,以绝世孤傲的姿态雄踞在长江之畔,它方圆500里舒展的群峰,有如天然屏障,紧紧锁住了日军的前路。一年前,就是在庐山之巅吹响了全民族抗日的号角,现在,国民政府的重兵就镇守在此。
  岳飞之母姚太夫人墓,静静地矗立在匡庐的崇山峻岭间,这位鼓励儿子精忠报国慷慨赴难的伟大母亲,死后被宋高宗恩准赐葬庐山。现在,不知道又有多少位母亲要把她们的儿子送上生死前线。大战在即,江西游击总部副总指挥杨遇春出现在庐山脚下的岳母墓。这个蒋介石眼里的“游击专家”原本是奉命赴第三战区任职,途经江西时,他得到了新的命令——保卫庐山。祭拜岳母墓,这是杨遇春到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之后他便义无反顾的登上庐山。
  在庐山,供杨遇春的调配的只有两个江西省地方保安团,三团和十一团。此时,还没有人会想到,这两支并不起眼的保安团将铸就庐山抗战中坚守到最后的要塞。

  土坝岭战斗
  庐山下,薛岳兵团阻击日十一军的战斗已经在九江全线打响。7月30日。日军太久保联队在炮火掩护下开始向庐山土坝岭发起进攻,阻击他们的是保安三团第二大队。这些中国军人此刻却出奇冷静地等待在掩体中,枪口对准着来犯之敌。当日军离他们不足100米时,枪声、爆炸声、喊杀声骤然响彻山岭。据后来记载,土坝岭战斗中,歼灭日军近百,中国军人表现了决死之心,至少有两名保安团战士身负手雷与敌人同归于尽。
  激战拉开了保卫庐山的序幕,似乎也预示着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庐山最高的山峰是大汉阳峰,曾名“大岭”。今天的峰顶之上已经遍是参天大树,但据说在早年间,如果天气晴朗的话,从这里可以看到汉阳的灯火,故后来改名“大汉阳峰”。
  不知道当年的庐山守军是否也曾驻守在此?如果是,那么他们一定时常向远方眺望,在那里,是硝烟紧锁的武汉三镇。超过一百万国民革命军正在与日本帝国的海陆空军展开全方位的搏杀,那里正在进行中华民族抗战史上,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战役——武汉会战!

  日本军神之死
  作为武汉会战的外围战,在庐山遭遇到的抵抗严重超出了冈村宁次的预想。为了速战速决,他启用了素有帝国“军神”之称的饭冢国五郎,命令他从庐山南麓向德安迂回,从背后包抄薛岳兵团。这是一把匕首,一旦出鞘,将是对在九江一带的中国军队的致命打击。
  饭冢国五郎,日本陆军101师团101联队队长。他在侵华战争中屡立奇功,是日本家喻户晓的英雄。
  然而,事情并不像冈村计划的那样顺利。饭冢联队在经过庐山东南的东牯山时却遇到国军106师的拼死抵抗,双方陷入僵持。这时,一支天降奇兵出现了。
  在庐山牯岭,熟悉游击战术的杨遇春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增援友军。他从不足3000人的保安团成员中挑出了105个人。这105人,32挺机枪星夜潜下庐山,在第二天清晨,他们已经出现在东牯山战场,与友军呈夹击之势。这令已经消耗数日的日本人猝不及防,战斗再次打响,日军且战且退。就在那天,一颗来自中国士兵枪里的子弹要去了日本军神的卿卿性命。
  饭冢的死惊动了日本国,更令冈村宁次投入武汉大战场的作战计划一筹莫展。庐山守军的任务原本只是驻守牯岭,但是他们依托庐山地势,充分发挥游击战术,主动寻找敌人,配合友军四面出击。   1938年10月10日,庐山附近的万家岭,薛岳兵团歼敌日106师团万余人,写就了中国抗战史上与平型关、台儿庄齐名的——万家岭大捷!
  可是战局往往瞬息万变,万家岭大捷的17天后,10月27日,为时四个半月的“武汉会战”以中国军队战略性撤退而告终。随后,九江一带陆续沦陷,庐山——实实在在变成了一座孤山。驻守牯岭的两个地方保安团接到的任务却是继续保卫庐山,每个人都清楚接下来将是一场什么样的战斗。

  蒋经国上庐山
  不清楚对手实力的日军不敢冒然进攻,他们严密封锁了从山脚通往山上的包括好汉坡、99盘在内的8条山路。但他们却忘记了传说中的第9条路——那条在陶渊明《桃花源记》里出现过的,通向神秘国度的小路。事实上,它就真的隐藏在庐山康王谷的深处,从那里可以直达“大汉阳峰”。
  危机四伏的夜里,一个谁都不会想到的人就是从这里悄悄登上了庐山。
  今天,在庐山抗战纪念馆里,保留着一个房间,所有摆设一如72年前的样子。这间屋子的主人尽管只是在此短暂停留,但是他出现在庐山的意义,却是极为特殊的……他就是时任江西省保安处少将副处长蒋经国,时年28岁。
  蒋经国在庐山逗留了一周,他冒死登山的做法鼓舞了中国守军的士气,也充分说明了国民政府对于这支部队的高度重视。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也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股支援庐山孤军的热潮,一时间,这些横刀立马据守于匡庐之巅的中国军人,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转眼间,秋去冬来……庐山守军虽然早已不足3000人。可他们却依然震慑着山下整整一个师团的日军。

  抗战史上的奇迹
  庐山保卫战进入到最艰难的时刻。伤亡人数在一天天增加,天气一天天的寒冷,日军猛烈的炮火下,不再有援军,也不再有补给……而此时的日军已经完全清楚庐山守军的真正实力,他们变得越发疯狂。
  当一个民族面临劫难之时,生命若已存必死之心,便绝不可再受侮辱……
  从1938年冬至1939年春,日军对庐山的进攻越发猛烈,甚至投入了与“黑太阳”731齐名的1644细菌部队。现在,对于庐山守军来讲,捍卫中国军人的尊严已经远远超出了保卫庐山的战略意义。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庐山将士守卫在通往牯岭的所有山路上。没有了子弹,还有大刀,砍钝了大刀,还有赤条条一个性命,几乎每一场战斗中,都有人以绑满手榴弹的血肉之躯冲向敌群。
  1939年4月17日,春雨。雨水引发了山洪,莲花峰下冲出了一条深沟。日军收买了一个当地猎人,沿这条深沟登上牯岭小天池。
  最后的激战长达一夜之久,毙敌1600余人,直到4月19日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坚持9个月的中国守军被迫撤离,转入岷山开始了更加持久的抗日游击战争。
  仅以守军保安第三团为例,1938年7月26日初登庐山时,第三团实有官兵1653名,至1939年4月19日突围下山后,仅存官兵840名。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我们无法详知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但是庐山孤军3000壮士的传奇将因为他们而彪炳后世,那些年轻的中国军魂也将从此永伴名山,看匡庐如黛,看残阳如血……
  庐山孤军守山长达267天,大小战斗200余次,书写了抗战史上的奇迹。

 

关闭窗口
 
 
庐山文化研究中心网站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联系电话:07928312206